原创丨国产恐怖片不行了吗,邱礼涛表示还能抢救一下

作者:八角文娱微信号:dianyingzhipianren发表时间 :2017-10-26


10月27号,由邱礼涛执导的恐怖片《常在你左右》将在全国上映,此片用以纪念邱礼涛旧作《阴阳路》20周年,古天乐、张智霖、林家栋、蔡卓妍、佘诗曼、林雪等香港群星悉数出演,从已经曝光的物料来看,或许是近几年国产恐怖片少有的诚意之作。
1910年,塞尔·道利「Searle·Dawley」拍摄了人类历史上第一部恐怖片《科学怪人》,直至今日,恐怖片已经一百零七年岁了,而电影人仿佛也已经穷尽了恐怖片的可能性,想象力纷纷陷入了瓶颈,中日泰的导演们早已发展出各自的固定模式,不断机械重复着老套路。
日本
日本因其独特的文化和大量优秀的电影人,是亚洲电影产业的鼻祖,电影创作的高度和广度都大大领先亚洲同行。
许多观众都认为,日本的恐怖片是最吓人的,但事实上,日本恐怖片电影人在使用血腥暴力和Jump Scare手法时表现的最为克制,因为日本导演不屑用这种低级手段吓人,他们爱玩的是creepy套路。
creepy的基本含义是【毛骨悚然的、慢慢爬行的】,在日本恐怖电影中,这个词有更丰富的内涵。《继续活下去的五个故事》《怪谈新耳袋》《世界奇妙物语》就是典型的creepy电影,它们的特征就是无限贴近生活,场景通常是你最熟悉的环境,比如车库、卧室或是办公室,情境也是你最熟悉的情境,比如坐电梯、收快递或是自拍,就在你最熟悉的氛围里,导演做出一点点不寻常的改变就能制造惊悚。
继续活下去的五个故事「2005」
《凌晨两点钟:微笑的男人》就是典型的creepy电影,男主在凌晨散步,远远看到一个男人用卡通片中鬼祟小偷的姿态,弓着脚猫着腰向他正面而来。类似这种不至于吓人一跳却让人浑身不舒服的情节就是creepy,用一个中文词来形容大概就是【古怪】吧。
凌晨两点钟:微笑的男人「2013」
不同于欧美的如《德州电锯杀人狂》、《招魂》等恐怖片,creepy内核的电影通常以女鬼童鬼甚至婴儿等生活中的弱势群体做主角,篡改观众熟悉的事物,让其突然带有距离感甚至完全陌生,恰恰最让人毛骨悚然。
经典恐怖片《咒怨》的主角就是女人和孩子,父亲佐伯刚雄杀了他的妻子伽椰子和儿子佐伯俊雄,妻儿阴魂不散化成了咒怨,平时的业余爱好就是神出鬼没的吓人。此片中,伽椰子肢体扭曲的在地面爬行、喉头发出喀喀喀机械声那一幕给不少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上了一次挫折教育课。
咒怨「2003」
恐怖片式微的今天,日本依然在持续产出优质作品,周播剧《世界奇妙物语》自1990年开拍以来已历时27年仍然长盛不衰,主要原因即为日本恐怖片中的creepy内核,毕竟艺术源于生活,只要生活在继续,改变生活中某些细节以达到骇人目的的方式就一定存在。事实也是如此,从1998年《午夜凶铃》中的诡异录像带到2014年《世界奇妙物语》中的杀人手机,生活中的元素在变化,日本恐怖片创作者就能找到灵感。
泰国
泰国电影产业基础薄弱起步晚,恰好相比起恐怖片最原始的使命——吓人,构图运镜和剧本的扎实程度在恐怖片中的优先级并不高,换句话说也就是门槛较低,所以近几年泰国恐怖片产量巨大佳作频出。
泰国恐怖片能明显感受到特殊的泰国文化烙印,如久负盛名的《鬼影》,描述一个负心男子纵容朋友强奸自己女友,女友自杀后化身厉鬼挨个复仇的故事。不仅此片,泰国几乎每部恐怖片都将佛学渊源和因果报应作为核心元素。这么说来,泰国的鬼还是比较讲道理的,不像日本恐怖片中的鬼普遍泼辣,只要起了杀心,是人是狗都难逃一死。
鬼影「2004」,此片可用来敲打朝三暮四的男友
分段式剧情也是泰国恐怖片经常使用的套路,因恐怖片不同于文艺片和剧情片,它的观赏性质带有猎奇的成分,在悬念设置和视听感受上的要求远高于对影片内涵的要求,这就注定了创作者不能把大量的时间花在铺垫上,如果电影已经进行了十分钟导演还没成功设置悬念,观众也许就会失去兴趣。基于此,泰国恐怖片用分段式剧情避免将一个故事铺展的太过漫长而导致观众视觉疲劳,比如评价极高的恐怖片《死神的十字路口》《鬼乱》《鬼债》等都是由三到五个小故事拼凑而成。
死神的十字路口「2008」,分段式恐怖片的代表作
泰国电影人通常会在恐怖片中穿插喜剧元素,这也是为了更好的服务观众观看体验,以免观众一直处在紧绷的状态,这种有张有弛的套路已经成为泰国恐怖片的一大特色,但同时牺牲掉的就是电影基调的连贯性和严肃性,使片子难免沦为爆米花电影。不过如果真有哪位观众就爱从恐怖片里找内涵,那他活得应该也挺累的。
鬼夫「2013」,泰国经典恐怖喜剧电影,本土票房高达十亿泰铢
中国
中国恐怖片可分为港派和陆派。
陆派恐怖片顾名思义就是大陆的恐怖片,这几年比较惨不忍睹,但在八十和九十年代曾有极其亮眼的表现。那时的陆派恐怖片有浓厚的时代背景,通常是以阴谋、仇杀、特工为素材,恐怖片导演不仅仅在视觉听觉上打动观众,也敢于在电影中向观众表达自己对政治的看法。
1989年,梁明、穆德远执导的恐怖片《黑楼孤魂》上映,影片讲述了录音师霍峰和女演员于红在一座即将拆除的旧楼里录声音效果,却发生的一系列诡异事件。《黑楼孤魂》这部影片有着年代特色的政治隐喻,拍的非常好,却匆匆停映了,停映原因是在北京上映期间吓死了一位老婆婆。
黑楼孤魂「1989」
1990年,另一部非常经典的陆派恐怖片《圣·保罗医院之谜》上映。不知是出自哪位领导的奇思妙想,这部电影竟然在电视上放映过,通过一根根电视线路,成为了一代人的童年阴影。
圣·保罗医院之谜「1990」
九十年代是陆派恐怖片最后的黄金年代,此后,影视政策的收紧让导演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小,恐怖片本身就对某些元素有非常强的依附性,在强制撇除怪力乱神之后编剧难以施展,纷纷转入其它题材。
而明星演员一向对出演恐怖片保有距离,一则恐怖片通常会加入大尺度桥段,二则恐怖片要让观众入戏非常考验演员演技,比如杨幂老师在《孤岛惊魂》中的尬演就让人怪不是滋味的。而且演绎恐怖片难免需要演员做出狰狞扭曲的表情和肢体动作,不能优雅的出镜让许多演员多少有点心理障碍。
演员的缺位和编剧的流失让国产恐怖片陷入恶性循环。
恐怖片的拍摄门槛不高,导致这几年许多连快门在哪都没琢磨明白的摄影爱好者纷纷拍起恐怖片,拉几个八百线的小明星甚至素人就能攒一部出来,随手截的豆瓣国产恐怖片评分,平均都在三分左右,而超过五分的也不代表拍的好,只是宣发经费比较充足,能出得起刷评分的钱。更有人戏谑称,豆瓣应该把陆派的恐怖片单独设置一个分类,脱离出恐怖片,自成一派,叫可怕片。
豆瓣截图,如果这些恐怖片你都觉得可怕,那你也是蛮可怕的
虽然近十年陆派恐怖片几乎沦为笑柄,但2015年有一部佳作现世,《中邪》,这部制作成本仅7万元的恐怖片在第十届FIRST青年电影节上获得最佳艺术探索奖,该片讲述两名大学生去农村拍摄有关算命题材的纪录片,跟随被拍摄者来到偏僻的山庄,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中邪
这部电影采用伪纪录片形式,几乎全程都是男主手持摄像机的第一视角,影片根植于中国民间的传统文化,讲述农村人中邪和驱邪的故事,虽然粗糙简陋但充满诚意,展示了中国恐怖片可以不模仿欧美的血腥和暴力、日泰的恶灵和轮回,保有自己文化特色的同时,也能完成了恐怖片最原始的使命——吓人。
港派的恐怖片有明显的前后期之分,前期的港派恐怖片多取材于中国古代僵尸传说,自1985年林正英主演的《僵尸先生》起,僵尸电影作为香港恐怖片的主流长达十年之久。
僵尸先生「1985」,香港僵尸系列电影的开山之作
港派的僵尸类恐怖片主要包含喜剧和动作两种元素,开山鼻祖林正英也是武打演员出身,恐怖是基调,喜剧是调料,而动作戏才是该类恐怖片的内核。
1992年,林正英集合原班人马,推出《新僵尸先生》,此片算是僵尸系列的巅峰之作。之后,观众逐渐审美疲劳,港派恐怖片也感受到了市场的向背,渐渐告别僵尸,开始谋求新出路。
1995年,刘镇伟导演、周星驰主演的恐怖片《回魂夜》上映,可称之为后期港派恐怖片的代表作,与刘镇伟的另一部作品《大话西游》的遭遇非常相似,《回魂夜》在当时票房惨淡口碑遇冷,但经过二十余年的时间淘洗,竟都化身经典。
回魂夜「1995」
不同于略带玄幻色彩的早期港派恐怖片,后期的港派恐怖片的主题多为都市奇谈,并带有浓厚的爱情片色彩,《见鬼》《异度空间》《奇幻夜》包括《回魂夜》都有大量笔墨用于描绘男女主角的感情戏,都市和爱情成为了港派恐怖片一直到现在都会着重体现的元素。
2013年上映的《奇幻夜》是近几年比较优秀的恐怖片,也是非常典型的港派恐怖片,可以说是现代都市版的《聊斋志异》了。《奇幻夜》用了近几年恐怖片常用的套路,也是一部分段式电影,这部电影实际上是由三个独立的部分组成。
奇幻夜「2013」
今年的10月27日,由邱礼涛执导的恐怖片《常在你左右》将在全国上映,此片用以纪念邱礼涛旧作《阴阳路》20周年,古天乐、张智霖、林家栋、蔡卓妍、佘诗曼、林雪等香港群星悉数出演,从演员阵容就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港味,估计也难以摆脱都市和爱情两种港派恐怖片惯用的元素。但中国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产出饱含诚意的院线恐怖片了,不管是不是新瓶装旧酒的老套路,只要能给尚在眉来眼去的少男少女有个尖叫相拥的机会,而不是各顾各的玩手机,那也算功德无量了。
常在你左右「2017」,张智霖怎么回事,为什么没变老,建议国家调查一下

关注八角文娱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